19种治疗帕金森病(PD)的药物

本文作者: 6天前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 青年型/早发型帕金森病 (Young-onset , […]

  •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
  • 青年型/早发型帕金森病 (Young-onset , Early-onset,Parkinson’s disease,YOPD)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是一种长期的退行性神经系统变性疾病,老年人多见,平均发病年龄为60岁左右,40岁以下起病的青年帕金森病较少见。

  • 1817年,英国医生James Parkinson 在《摇晃的麻痹》首先对此病进行了详细的描述,该病以其名字命名。
  • 2018年5月11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5部门联合制定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青年型/早发型帕金森病被收录。

帕金森氏病无法治愈,治疗旨在改善症状。药物,物理疗法,和手术可以缓解疼痛。在药物无效的严重情况下,手术放置用于深层脑刺激的微电极可减轻运动症状。

治疗药物

1、左旋多巴(L-DOPA,Levodopa)

帕金森病的运动症状是大脑基底神经节中多巴胺生成减少的结果。多巴胺不会穿过血脑屏障,因此不能作为提高大脑中多巴胺水平的药物。但是,多巴胺的前体左旋多巴可以通过大脑,在大脑中很容易转化为多巴胺,左旋多巴的给药可以暂时减轻PD的运动症状。左旋多巴只有5-10%穿过血脑屏障。其余大部分被代谢为体内多巴胺,引起各种副作用,包括恶心,呕吐和体位性低血压。

左旋多巴是40多年来使用最广泛的PD治疗药物,然后当左旋多巴的疗效降低时,再使用多巴胺激动剂。

2卡比多巴(Carbidopa)

卡比多巴是多巴脱羧酶抑制剂,不会穿过血脑屏障,不会抑制左旋多巴向脑外多巴胺的转化,从而减少了副作用,并提高了左旋多巴进入大脑的效率。通常与左旋多巴一起服用,也有与左旋多巴的复方制剂。

3、苄丝肼(Benserazide)

苄丝肼为外周多巴脱羧酶抑制剂。药理作用与卡比多巴类似,不易透过血-脑脊液屏障。通常以苄丝肼:左旋多巴为1:4的比例配制成复方制剂(Beneldopa)使用,这个组合也可用于治疗不安腿综合症(Restless legs syndrome,RLS)。

4、 恩他卡朋(Entacapone)COMT抑制剂

恩他卡朋是一种选择性和可逆性的儿茶酚-O-甲基转移酶(COMT)抑制剂。临床上用于接受左旋多巴和卡比多巴联合治疗的原发性帕金森病的辅助治疗。恩他卡朋是托卡朋(Tolcapone)的同类替代品,托卡朋由于肝毒性,导致许多国家中止销售。但是托卡朋(Tolcapone)的半衰期更长(2.9小时vs. 0.8小时),并且可以更好地穿透血脑屏障,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和外周。

多巴胺激动剂:在控制PD运动症状方面不如左旋多巴有效,但它们通常足以在治疗的头几年有效地控制这些症状。因此,多巴胺激动剂是较年轻的PD的首选初始治疗,而左旋多巴则是较老的PD的首选治疗。

5、溴隐亭(Bromocriptine)

溴隐亭是一种麦角灵衍生物和多巴胺激动剂,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病(PD),垂体瘤,高泌乳素血症,亨丁顿舞蹈病,神经安定性恶性综合症和2型糖尿病,治疗与催乳素有关的生殖系统功能异常,如闭经、溢乳症、经前综合征、产褥期乳腺炎、纤维囊性乳腺瘤、男性阳痿或性欲减退。

  • 1968年,溴隐亭获得专利。
  • 1975年,溴隐亭批准用于医疗。

6、普拉克索(Pramipexole)

普拉克索是非麦角灵类别的多巴胺激动剂。用于治疗帕金森(PD)和不安腿综合症(RLS)的药物。在PD中可以单独使用或与左旋多巴一起使用。

1997年,普拉克索(Pramipexole)在美国被批准用于医疗。

7、罗匹尼罗(Ropinirole)

罗匹尼罗是是一种多巴胺激动剂,通过触发多巴胺D2受体起作用。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病(PD)和中度到重度的不安腿(多动腿)综合症(RLS)的药物。不能突然停止治疗,需要逐步减量停止。

1997年,在美国首次被批准用于帕金森病。

8、吡贝地尔(Piribedil)

是一种多巴胺能激动剂,常用的一种外周血管和脑血管扩张药,可单一用药或与左旋多巴联合用药治疗帕金森病,作用类似多巴胺,副作用类似左旋多巴。

9、卡麦角林(Cabergoline)

卡麦角林,是麦角衍生物,是一种对D2受体有效的多巴胺受体激动剂。常被用作催乳素瘤的一线治疗药物 。也为帕金森氏病的早期单一疗法;进行性帕金森氏病合并用左旋多巴和脱羧酶抑制剂(如卡比多巴)联合治疗。

  • 1980年,卡麦角林获得专利
  • 1993年,卡麦角林批准用于医疗

10、吗啡(Apomorphine)

阿朴吗啡是选择性多巴胺激动剂,目前被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病。帕金森病患者由于长期接受左旋多巴治疗而出现的严重的症状波动。阿朴吗啡用于晚期帕金森病间歇性运动不足(“发作”),阿扑吗啡可以与左旋多巴联合使用,但通常目的是减少左旋多巴的剂量,因为在此阶段患者通常会出现许多由左旋多巴和运动过度期引起的运动障碍。

新药|Kynmobi (阿扑吗啡)美国获批急性治疗帕金森症(PD)

11、麦角乙脲(Lisuride)

麦角乙脲,又名利舒脲是一种异麦角灵类抗帕金森剂,使用麦角乙脲作为抗帕金森氏症的初始治疗方法,从而延迟了左旋多巴的使用,直到麦角乙脲不足以控制帕金森氏症。

12、罗替戈汀(Rotigotine)

罗替高汀是一种多巴胺激动剂非的麦角灵类的治疗中药物的帕金森病(PD)和不宁腿综合症(RLS)。像其他多巴胺激动剂一样,罗替戈汀已被证明具有抗抑郁作用,也可能用于治疗抑郁症。

罗替高汀以透皮贴剂形式,可每日1次24小时内缓慢且稳定地提供药物。

2018年06月,优时比制药公司(UCB)的优普洛罗替高汀透皮贴在中国获批。

MAO-B抑制剂:可通过抑制分解多巴胺的单胺氧化酶B(MAO-B)的活性来增加基底神经节中多巴胺的含量。与多巴胺激动剂一样,它们的使用可能会延迟早期疾病中左旋多巴治疗的开始,它们对于减少开关周期之间的波动很有用,但对晚期阶段有效性的研究很少。但是MAO-B抑制剂在控制PD运动症状方面产生的副作用更大,并且比左旋多巴效果差。

13、沙芬酰胺 (Safinamide)

沙芬酰胺商品名Xadago,是一种可在发作”期间用作帕金森氏病的附加治疗;它具有多种作用模式,包括单胺氧化酶B的抑制。

  • 2015年2月,沙芬酰胺在欧洲获得批准,
  • 2017年3月,沙芬酰胺在美国获得批准,
  • 2019年1月,沙芬酰胺在加拿大于获得批准。
  • 2019年11月20日,日本药企卫材(Eisai)在日本推出帕金森病新药Equfina 50mg片剂(safinamide,沙芬酰胺)。该药于9月在日本获得批准,用于正在接受一种含左旋多巴药物治疗的帕金森病患者,改善疗效减退现象(wearing-off phenomenon)。在日本,明治制果药业株式会社(Meiji Seika Pharma,简称“明治”)拥有Equfina的生产和销售许可,卫材独家销售Equfina。

进展|Equfina(沙芬酰胺)韩国获批治疗特发性帕金森症

14、司来吉兰(Selegiline)

司来吉兰在正常临床剂量下,它是一种选择性的不可逆MAO-B抑制剂。大剂量时,它失去特异性并抑制MAO-A。可用于减轻帕金森氏症的早期症状。另有治疗抑郁症的透皮贴剂形式。司来吉兰也被用于阿尔茨海默症痴呆的姑息治疗。

15、雷沙吉兰(Rasagiline)

雷沙吉兰是第二代单胺氧化酶抑制剂, 与司来吉兰(第一代单胺氧化酶抑制剂,包括思吉宁、咪哆吡、金思平等)相比抑制作用强5-10倍, 对长期应用多巴制剂药效出现衰退的患者也有改善的作用。

印度雷沙吉兰

16、Nourianz (Istradefylline)伊曲茶碱

伊曲茶碱是首个腺苷( adenosine)A2A受体拮抗剂,适用于治疗帕金森症(PD)和改善PD初期的运动障碍。

新药|治疗帕金森症的伊曲茶碱Nourianz(Istradefylline)

17、金刚烷胺(Amantadine)

金刚烷胺用于治疗帕金森病相关的运动障碍和药物诱发的帕金森病综合症。金刚烷胺可单独使用或与其他抗帕金森或抗胆碱能药物联合使用。特别是在少年病例中,可以治疗运动减退和僵硬。

2017年,美国FDA批准在阿达玛斯制药公司开发的新延长释放制剂中使用金刚烷胺治疗运动障碍(帕金森氏症患者)。

18、匹莫范色林(Pimavanserin)

Pimavanserin是一种非典型抗精神病药,2016年被批准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病精神病。

19、Ongentys(opicapone) 

2020年06月,日本厚生劳动省(MHLW)批准Ongentys(opicapone)片剂,联合左旋多巴-卡比多巴(levodopa–carbidopa)或左旋多巴-盐酸苄丝肼(levodopa–benserazide hydrochloride),用于帕金森病(PD)成人患者,改善剂末运动波动(疗效减退现象,wearing-off phenomenon)

进展|Ongentys(opicapone)日本获批治疗帕金森病(PD)

其他药物

除运动症状外,帕金森病还导致多种症状,包括身体疲劳,精神病,痴呆,嗜睡等需对症治疗。

赞: (1)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2324 篇邮箱地址:care@100pei.com
生长的力量!

相关

发表评论